首 页 | 设为首页  网站地图  帮助  加入收藏  人员查询
首页 经济动态 环球经济 金融市场 市场调查 价格动态 能源经济 经济快讯 人力市场 财经视角 投资快报
首页 > 市场经济 > 市场调查 >

远程视界崩盘调查:前高管称公司后期陷入"疯狂"

市场信息网   2019-07-19 06:19:43   来源: 北京青年报   评论:0

  原标题:“远程视界”崩盘调查:前高管称公司后期已陷入“疯狂”

  记者/石爱华 实习记者/王雨娟 唐皖君 孙译蔚

  7月8日,来自全国近六十家县级医院的“一把手”在西安某酒店会议室里碰面。他们刚从一场改善自身医疗条件的美梦中醒来,面临着被追讨成百甚至上千万的欠款。

  过去三四年里,这些医院在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远程视界)的担保下,与租赁公司签下了医疗设备的融资租赁合同,租用价格不菲的医疗设备,远程视界承诺,作为担保人,在医院不能偿还设备款时,将为医院进行垫付。

  在远程视界勾勒的蓝图上,三方的合作是一盘共赢的棋:医院获得设备和技术,远程视界拿到医院的科室合作项目、租赁公司获得租赁收益、合作成功后,还能帮助当地有需求的患者。

  这一模式被远程视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,2014年至2017年,有近千家公立医院签约。

  然而自2017年开始,一些参加项目的医院在签署协议后,并未收到设备,远程视界也未履行垫付租金的承诺。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称,由于扩展业务速度过快,项目收益无法满足垫付资金的需求,其资金链在2017年断裂。

  多家租赁公司为讨要款项,将项目合作医院和远程视界告上法庭。西安宝信租赁公司是众多“追款”的租赁公司之一,2019年6月底,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一批判决书,在涉远程视界的医疗设备租赁纠纷中,医院方败诉。

  随着官司的进行,各方在这场合作中的“逾矩”行为也显露出来,多家医院称,在签署租赁合同的同时,被要求提前签下了收货确认单。同时有内部人员透露,为了促成项目落成,有远程视界的工作人员联合租赁公司,对医院的财务报表进行改动,提高了医院的授信额度。

  远程模式

  作为曾经号称年收入60亿元的医疗界的“独角兽”,远程视界境遇已大不如前。在远程视界北京总部,曾聚集了大批的讨薪、讨债人员,公司办公区已经解散,法定代表人韩春善难觅其踪,就连最近在西安开庭审理的设备租赁纠纷案,他也未出庭。

  记者致电韩春善时,他自称正在南方与医院进行业务洽谈,在公司崩盘前,这种跑腿的事情他本无需出马。

  韩春善是眼科医生出身,最早做眼科远程医疗起家。到县城医院进行科室建设时,韩春善发现,很多县级医院没有眼科等相关科室的诊疗设备和人才,不具备购买设备的能力。远程视界的商业模式,也正脱胎于这种困局。

  据韩春善及曾参与远程视界项目的多家医院负责人介绍,在医院、远程视界和租赁公司的三方合作中:租赁公司委托远程视界低价采购医疗设备并提供资金,之后再以高价将设备租赁给医院,医院在未来几年里分期支付租金。

  采购设备的金额大多远低于租金,租赁公司和远程视界的收益主要来自于其中的差价。同时,远程视界向医院承诺,可以作为担保人,在医院收入不足以支付租金时,远程视界先行垫付。三到五年还清设备费用后,这批设备的所有权也会归医院所有。

  “相当于医院不用花一分钱就能拿到设备”,王晨(化名)是新疆某县人民医院的院长,其所在的县城刚脱贫不久。该县人民医院一年的收入约4000万左右,收入几乎覆盖了医院的人力和运营成本,没有经济条件去添加设备、培养人才。在当地,患有眼疾和脑梗的病人很多,但医院眼科、以及心脑血管方面的科室都很薄弱。

  2016年,远程视界的代理商带来了“好消息”。代理介绍,远程视界可以和医院做科室的项目合作,最诱人的是,“租赁设备的钱可由北京远程来垫付”,与此同时远程视界还会引进北京的专家到当地给患者诊断、手术。医疗项目的利润由医院、远程视界、代理等多方分配。

  王晨对于融资租赁起初有疑虑,他特意电话咨询了新疆当地早先参与远程视界项目的医院,对方表示设备及时到位,租金确实可由远程视界垫付,科室项目运营也不错,王晨和院办的领导都心动了。

  让王晨所在医院消除顾虑的还有远程视界在官方的认可。在正式合作前,王晨参加了远程视界在新疆举办的一项活动,据他说,当地卫健委的领导也到现场发表讲话,号召医院积极加入这个“造福百姓”的项目。除此之外,还有慈善机构前来“站台”。

  王晨所在的医院正式加入远程视界的项目,从2016年7月到2017年中旬,双方共签订了眼科、脑卒中、以及心血管三个项目,租赁设备的总价值达到了5200万元。

  多位县级医院的院长介绍,医院在合作之初都有过评估,一般情况,5年左右可以回本,赚回设备的钱。四川江油市一位县级医院负责人介绍,科室合作项目建成后,科室运营的收入,按4个25%来分配,25%的收入用于偿还融资租赁费,如果这一块不够的话,远程进行垫付,第二个25%是提供专家的服务(专家费),第三个25%留给医院,第四个25%由远程的运营团队、管理团队去分配。

  然而,期望的愿景几乎从未出现。除了在2016年的7、8月份,王晨所在医院陆续的收到了一小部分眼科医疗设备,剩下两个项目的设备至今没有收到。到2017年底,远程视界也停止了垫付设备租金。

  去年,王晨所在的医院收到了西安宝信租赁公司的起诉书,要求医院偿还设备租金。根据一份院方提供的名录,仅涉及宝信租赁合同纠纷的医院,就有100多家,有媒体报道,这其中只有1家医院设备到齐。

  败诉的官司

  今年六月底,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判决书,判定医院方面按照合同约定,偿还宝信租赁的设备租赁款,法院判定,王晨所在医院应付宝信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已到期租金4327925元、未到期租金15070575元、利息510076.88元,并承担律师费8万元、法院诉讼费用217796元。“设备没有收到,为什么要还钱?”,王晨感觉很冤枉。

  事实上,早在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的时候,医院就同步签订了收货确认书以及验收报告。这也是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主要依据。

  王晨解释,在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的时候,确实质疑过为何要事先签订收货确认书和验收报告。但远程视界的员工向其解释,“只是走一个流程,是租赁公司放款的放款条件,必须一起签”,据王晨了解,其他医院的做法也是这样,对方还告诉王晨,如果不签,项目将不能继续。另有多位参与项目的医院院长也证实上了上述说法。

  据一位远程视界内部员工透露,院方签订收货确认书有利于融资租赁公司向远程发放设备款,但在后期,远程视界挪用了设备款去解决资金问题,“实际上并没有采购设备,医院自然收不到设备”。

  王晨所在医院的代理律师杨舒雯在看过融资租赁合同之后认为,合同所有的条款都是有利于?;と谧首饬薰镜睦?,是一种严重不公平的霸王条款。

  杨舒雯认为,宝信租赁利用与远程视界“捆绑”在一起的合作优势,致使医院“只能选择我,不能选择别人”,导致医院不得不接受,提前签署收货确认书的不公正要求。

  杨舒雯称,尽管在判决中将收货确认书作为了依据,但通过向厂家核实等途径,他们了解到,设备厂家根本没有接到北京远程以及宝信租赁的设备订单。“没有订单,没有交易,厂家没有收到货款,法院应该非常明确认定医院根本就没有收到设备”。她还透露,许多涉及官司的医院提出了解除合同的反诉,但并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。

  失守的风控

  面对远程视界今天的局面,董事长韩春善依然认为,远程视界的模式方向没有问题,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没有把握好,“问题出在远程替医院垫付、担保设备租赁款的环节”。

  但在远程视界内部,另外一些高层则并不这么认为。

  孙皓(化名)是从2011年开始进入医疗圈,2016年作为储备高管进入远程视界,在远程出事后,孙皓已经离职。他从一开始就认为远程视界的模式不是长久之计。据孙皓观察,远程视界在2015至2016两年间高速发展,其在传统租赁模式上创新,为医院垫付租赁首付款、保证金及一定周期的租金,一段时期内被鼓吹为“不让医院投入一分钱”,因此,在初期颇受市场和医院的欢迎,并成为业内领头羊,被同行大举效仿。

  “这种模式的利弊非常明显,均属于收益前置化,依靠提高设备差价获得主要收益”,孙皓认为,项目后期收益率并不高。同时,为了把项目包装的有说服力,远程视界等同类公司通?;崮美臀穹亚胍搅平绲?ldquo;大人物”参加各种会议、活动,孙皓认为,这样的包装也对大批医院管理者形成了误导。

  2017年3月份左右,孙皓察觉到远程视界对一些公司政策进行了调整,其中一项内部被称为“全员皆兵”的政策鼓励全员跨部门的参与到业务推广中,“不管你是不是业务人员,只要能找到关系,找到代理商,或者能搞定医院,业绩都算你的”。

  远程视界的代理商们也在2017年察觉一些变化,根据代理商提供的合同显示,2017年后期代理费经缴纳后将不予退款,此前的合同中对此并没有做明确说明。代理商认为这是远程资金链出现问题后回笼资金的一种表现。韩春善则表示,代理合同始终未承诺给代理公司退款,前期一些代理商能够拿到退款是因为公司“不差钱”。

  孙皓推测,远程视界当时已经出现财务?;?,收支严重失衡,他形容当时集团内乱成了一锅粥。“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完全认定,这里已经疯狂了”。

  孙皓的推测得到了韩春善的证实,韩春善坦言,到2017年中旬,公司每月最高需要替合作的医院垫付2亿元设备租赁款,项目收入不够填平支出。韩春善表示,2017年10月,一家没有收到租金的租赁公司把远程集团告上法庭,导致账户被封,一些正在洽谈的融资项目及上市计划都戛然而止,最终导致了远程视界的崩盘。

  韩春善称,设备租赁的还款期一般为三年,一个上千万的设备平均到每月的还款额很高,医院项目的收入难以覆盖设备租金,多数医院的租赁款都需要远程垫付,韩春善认为还款期限过短是远程当初的一个决策失误,“如果我们把还款期限延长到5年或者6年,远程的资金链也不会突然断掉”。

  “以前我不懂金融”,韩春善认为,远程模式错在不应该为医院进行租金垫付担保,并且发展速度过快,“没有进行风险控制”。

  但孙皓认为,风险控制失守的不仅仅是远程视界自身。租赁公司在选择合作医院的时候,对其规模、经营能力都有所要求,一般要求医院属于二级甲等以上,年收入大于4000万元的规模,在深一度记者实际采访中,一些医院坦言收入达不到这个要求。

  据孙皓透露,一些规模不大的医院在收入上满足不了上千万的租赁要求,但是为了促成项目落成,有远程内部的工作人员联合租赁公司对医院的财务报告进行了改动,提高了这些医院的授信额度。“按理说,这是需要医院签字同意的。”就此问题,记者询问多家医院,院方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。记者试图联系宝信租赁公司核实此事,对方表示不接受媒体采访。

  孙皓同时认为,医院是抱有侥幸心理,才提前签订了设备收货确认书,这也是对风险的一种放任,“利益驱动下,链条上的每一环都低估了风险”。

  挣扎中的远程

  远程视界崩盘之后,医院、代理商、员工都很难找到老总韩春善,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,他形容自己目前只能“地下活动”,但依然想要翻盘。

  “我们账上还有50亿的应收账款,目前所欠的设备款项不到20亿”,韩春善称,远程视界为前期合作的医院共垫付了50亿元的设备租赁费用,“这些前期合作的医院都已经收到了设备,只要他们认账,远程就能缓过来”。

  这位曾身价数十亿的企业家,变回普通业务员,逐个回访收到设备的医院,希望能收回垫付的设备款。据韩春善描述,这项工作进展的并不顺利,由于远程视界资金链崩盘,之前医院的项目有些已经停止运营,很多医院认为远程存在违约情况,并不愿意偿还垫付款项。

  但牵扯进官司里的医院,却远没有韩春善的乐观。目前王晨所在的医院已经提起上诉,医院的银行账户暂时还可以使用,尚未影响到工资发放等事宜。但一审败诉的事情还是在医院里引起了不安的情绪,干部职工对当初院办与远程视界合作的决策表示不满。

  王晨担心,如果二审败诉,进入到执行阶段,这家县级医院将面临无法采购药品设备、无法支付员工工资的局面,“到时候我们就直接瘫痪关门了”。据王晨所了解,此次收到判决的医院至少有五十多家,实际与宝信合作的医院近百家。在其它地区租赁公司也在陆续起诉医院。

  随着一审的败诉,已经没有多少人等待韩春善的翻盘了,据多位医院院长介绍,他们已经以远程视界和租赁公司涉嫌诈骗的名义,前往当地公安部门报案。


责任编辑:李伟雄

上一篇:调查显示:六成居民认为对失信企业和个人惩罚力度不够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网站首页 | 市场信息报企业文化部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版权信息 | 常见问题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
客服电话:010--80884591 Email: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西绒线胡同28号天安国汇公寓8088室 邮编:100025  举报电话:0351-4168533
Copyright ? 市场信息报 晋新网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:14082028 晋ICP备10201605号
页面执行时间:秒 Powered By:scxxb.com.cn  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358号   
        
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|免费观看v片|免费阿v网站在线观看g|免费毛片|